小青楼

  • 一鍵登錄: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文章
  • 帖子
  • 文章
  • 日志
  • 相冊
  • 用戶
小青楼 首頁 新聞频道 新周快訊 查看內容

书香满城 悦读常州

2020-5-9 11:24

摘要: 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,前幾天,第17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成果發布。數據顯示,2019年,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爲4.65本,電子書閱讀量爲2.84本;未成年人的人均圖書閱讀量爲10.36本。江苏省全民阅读办、省社情 ...

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,前幾天,第17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成果發布。數據顯示,2019年,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爲4.65本,電子書閱讀量爲2.84本;未成年人的人均圖書閱讀量爲10.36本。


江蘇省全民閱讀辦、省社情民意調查中心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9年江蘇省居民綜合閱讀率穩步上升。其中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爲5.15本,電子圖書7.91本。超過一半的人每天閱讀時長在1小時以上。


常州被譽爲“千載讀書地”,這裏重文興教,人文荟萃。在這裏,有許許多多的愛書人。


“以前文化宮附近有一個圖文書店,老板姓張,他那裏的書很好。”許獻忠是一個“書癡”,常在那裏淘書,記得那時候,每次老板從南京批了書回來,都會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在那裏淘書。


後來書店換了地方,大部分書友也轉到線上買書了。但還有那麽四五個書友,常在書店、圖書館遇到。讀書人往往外表很樸素,碰到了就聊聊書,一起吃飯叫幾碗面就打發了,衣食住行都不講究排場,情願省下錢來買書。


電子書,有聲書……在讀書的方式越來越多元化的今天,還有很多常州人像許獻忠一樣,對紙質書有種不一樣的情結。


“去年一年在我们的吾悦广场店,有4000多人来买书,人均购书三本。” 书式生活图书部主管向洪亮说。


与全国其他地方一样,未成年人的人均图书阅读量远远超过忙碌的成年人的阅读量。親子阅读、儿童阅读,成为全民阅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。“我们的成人图书销量占比60%,儿童图书销量占比40%;而成人图书的借阅量占比35%,儿童图书的借阅量达到65%。童书和文学类的书籍是我们最畅销和最受欢迎借阅的书籍,像《米小圈》系列、东野圭吾系列、《活着》、《流浪地球》等书籍在销量和借阅量上都名列前茅。” 向洪亮说。


裴蕾是个职场妈妈,打开她的微博、微信,满满的都是親子阅读的分享。“孩子们的时代是大语文的时代,阅读能力的培养非常重要。”她说。这两年她买了2000多本童书,几乎天天在买书。


小艾妈妈从小艾一岁多起就带着她读绘本,经过五六年时间的親子阅读,7岁的小艾已经能够自主阅读中文、英文绘本了。


周末的下午,張璐喜歡坐在陽台上,打開一本書,讀著讀著,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。他們小區有個閑魚群,業主們會在裏面相互贈送閑置的書,張璐也把兒子小時候讀的書,送給了鄰居。近年來,常州圍繞推動全民閱讀,建設書香社會的宗旨,在全社會營造了“書香常州,幸福閱讀”的濃厚氛圍。從城市到鄉村,從書店到家庭,幾乎每個人居住的社區、村落,都有書屋,都有可以共享書籍,分享讀書心得的社群。


本期,我們走近這些愛書人。



上世紀80年代,在大廟弄五交化大樓那裏有一個售報處,裏面賣湖北武漢出的《書法報》。每周五出報的日子,無論刮風下雨,蘭陵小學的教師許獻忠都會趕過來買一份,然後再騎自行車騎十幾裏路回自己雕莊的老家。


許獻忠在蘭陵小學做了28年英語教師,中午常是匆匆吃過飯,就去附近的書店淘書,淘遍了常州的書店,就坐火車到蘇州去。蘇州古籍書店在觀前街,兩層樓,書也多。每兩個月,許獻忠一定會去淘一次。


有機會到上海聽課,許獻忠也一定會去上海的古籍書店淘一淘。有一次他看中了一本鄭逸梅的《民國筆記概覽》,兩塊9毛5分,他摸摸口袋裏,只有買火車票回家的兩塊錢了,戀戀不舍地把書放下。過了一年後,再去上海聽課,心心念念又去找這本書,發現它還在原來的地方放著,欣喜不已。


以前的《读书》杂志,补白处有一小块一小块的图书介绍,以及和书店联系、打款的方式。如果喜欢这本书,就到邮局去汇款给书店。有时候,廣告上的书,书店也只有一本两本,许献忠到邮局去打完钱,就一直牵挂着,盼着人家早点寄给他,担心书会不会在路上丢失。


他買的書,主要是一些古詩文集,大多數是當代出版的,不是奇貨可居的古籍,但到他手裏,就愛不釋手。


后来有了当当、卓越、淘宝、孔夫子旧书网……许献忠就成了这些网站的第一批用戶。


遷新居時,他家每個房間、客廳都打了一整排書架,早先年買的幾千冊書留在了舊居,後來買的幾千冊書搬進了新家,每個房間的書架都被他打理得一塵不染。


即使是一般人不了解的古詩文集,譬如《陳與義集校箋》,常州詞人黃仲則的《兩當軒集》,許獻忠家中都有收藏,他收藏的絕大多數書,是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都未必了解的。


回想80年代到現在,匆匆40年,不止買書的那些往事還記憶猶新,他人生經曆、情感,也都與書息息相關。


母親在他9歲那年就去世了,父親一個人拉扯他們4個孩子,盡管在那個年代,誰都不富裕,許獻忠家在雕莊也是出名的困難。但他父親曾在上海打工,在夜校讀了書,識了字,深知沒文化的苦,家裏放著《韓非子》、《紅樓夢》、《三國演義》,每當許獻忠提出要買書,父親都一口答應。


那時供銷社裏有唐詩宋詞、《古文觀止》,還有一套四本兒童詩選。父親省下醬油錢給他買了兒童詩選,許獻忠也爭氣,把四本詩選從頭到尾背了下來。


1980年他考上了常州師範,學英語專業。有一次哥哥帶回來一本《書法》雜志,許獻忠如獲至寶。


“書法雜志上有書法家的介紹,有書法知識,有文學知識,對一個喜歡古詩文,但只學過兩年英語的學生來說,就像打開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門。”許獻忠說。


他想起雕莊有個工藝廠,爲上海文物商店裝裱書畫。于是一有閑,就去看裝裱師傅裱畫。那裏有明清古畫,也有上海畫院畫家的作品,即使今天在博物館裏,也很難一下子看到那麽多了。


後來他看到《書法報》上有介紹常州當代的書畫家,就去拜訪。一開始他們聊天,許獻忠覺得自己只有聽的份,見賢思齊,他覺得自己需要讀很多書。


“一開始是買民國書畫家的詩文集來讀,後來買民國文學家的詩文集讀,再後來幾乎明清所有的詩文集都買了回來讀,再後來買唐宋詩文集……”從雜志、圖書、朋友那裏,了解得越來越多,讀得也越來越多。


他也喜歡讀散文,買的第一本散文集是洛夫的《一朵午荷》,在懷德橋下面一家民營書店買的。後來讀魯迅、周作人、梁實秋、林語堂……越來越喜歡,想把民國名家的散文集都買來讀一讀,之後又開始買散文家的傳記。讀書讀得廢寢忘食,有一次讀錢理群的《周作人傳》,讀了兩個通宵,父親都擔心他讀書讀出病來。


當時讀到林語堂的《生活的藝術》,覺得書中寫的就是自己非常理想的生活狀態,不追名不逐利,遠離紛擾,悠閑自得地生活。他給自己的書房取名“容與樓”,“容與”,出自陶淵明的《閑情賦》,描述的就是悠閑自得的樣子。


有段時間,生活遇到一些挫折,心情很壓抑,突然發現讀哲學可以讓自己通達、平靜,又讀了大量哲學,尤其喜歡讀叔本華。


到了四五十歲再讀散文,想法又和年輕時不一樣了,覺得文人要有擔當,開始重讀魯迅。


“有什麽不明白,就到書中去找答案。”許獻忠說。這已然是他的一種生活方式,他的學生向他講述學習、生活中的煩惱時,許獻忠往往會贈送給他一本書。


再年長一些,也不怎麽讀散文了,也許是因爲“散文中描繪的情感自己都經曆過了”,他專心做資料、文獻的收集。


買得最多的就是詩文集、論文、年譜。論文往往是各大高校的博士、教授的論文,或者社科院的論文;年譜中不僅記載了一位書畫家、文學家的作品,也會提到這個人的朋友,書畫家、文學家相互之間的交往,讀了年譜,他了解的書畫家、文學家就越來越多。也買通史、藝術批評史、清詞史,甚至印刷史、園林史……從中會看到更多自己感興趣的書畫家、文學家。


在买书、读书的过程中,他认识了很多常州的书友。每个人喜欢的领域可能不一样,比如有的人喜欢地方史,买了上千本中国各地的县志;有的人喜欢国外的新聞记者、学者写的中国见闻;许献忠那里,则艺术类文献最多。


許獻忠給自己雕了一枚閑章,上面寫著:“愛書總是爲書癡”。爲什麽愛讀書,尤其愛舊體詩呢?“讀書給人生打開了很多扇窗戶,人生打開一個窗戶和打開十個窗戶是不一樣的。中國文化的美,都在舊體詩上。”許獻忠說。


裴蕾是一個職場媽媽,有一個3歲多的小孩,平時工作很忙,自從孩子出生以來,下班後和周末的時間,幾乎都貢獻給了孩子。


她手机里有一个親子阅读的APP,几乎是她用得最多的手机软件。


今天有人在上面問:“大家怎樣安排‘雞娃’時間?”


裴蕾三下五除二寫下了自己的心得:


“我家醒得早,一般早上6點多醒,從娃醒到我8點出門上班之間一兩個小時,幾乎都用來聽、學英語……午覺前外婆會爲她讀幾本中文繪本……晚飯後中文識字……睡前先讀半個多小時讀英文,剩下時間都留給中文繪本。”


裴蕾用APP記錄下了自己和家人給孩子讀過的中英文的繪本,從去年1月開始記錄到現在,一共讀完了1385本書,其中英文繪本699本,中文繪本686本……



給孩子閱讀的時候,她都是讓孩子自己挑,她喜歡哪本,她就給她讀哪本。


女儿如意现在在常州一家双语幼儿园读小班,班主任是外教,上学期放假前,她已经能跟外教简单对话了,在家里,她也能和裴蕾做一些简单的对话,去喂鱼的时候,能说“All the fish are coming to me.(所有鱼都向我游过来了)”这样的长句。


裴蕾發現,如果用同樣的時間來輸入,英文比中文好教:“英文只要積累了一定的時間,量上去,孩子學起來不難。”而中文一個詞語的詞義常常有很多種解釋,比英文複雜多了。


所以这一年,裴蕾开始思考“有效阅读”的问题。女儿親子阅读的量一直很大,但是“将来是个‘大语文的时代’,也不是书读得多,以后到学校里去语文就一定特别好,作文也写得特别好,还是要考虑读书的效率,怎样在阅读中,提高孩子阅读、理解的能力。”


于是这一年,裴蕾有意在親子阅读的过程中引导孩子去思考、表达。比如她会问她:“这本书讲了什么呀?如果你是他(她),你会怎么样啊?”放假前,女儿每周六都和她的朋友一起去上芭蕾舞课。裴蕾和那个妈妈约好,每次上芭蕾舞课时都提前半个小时去。她会带一本书去,给两个孩子读,读完和孩子们一起讨论。如果给孩子读科普类的绘本,裴蕾有时候会配合一些小实验,读《自然》,就带着孩子去户外转转,看看蒲公英。


几年积累下来,親子阅读的量很客观,但裴蕾一直坚持顺着孩子自己的节奏来,不强求,“阅读,最重要的还是坚持,不管中文还是英文,每天坚持一点时间,长期下来,都会有所收获。”裴蕾说。


小艾在國際學校讀一年級,進入自主閱讀階段,不再需要媽媽爲她讀書了。小艾媽媽感慨,真是不舍得孩子長大啊。


小艾非常喜欢读书。在学校参加演讲比赛的时候,她的第一个演讲的题目是“My three magic wishes.(我的三个魔力愿望)”,其中一个愿望就是拥有一座图书馆;在第二轮演讲中,她说自己伤心或者生气的时候,就会看一本喜欢的书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
小艾起床看書,吃飯看書,甚至上廁所也要帶著書。這樣一個“嗜書如命”的娃,是怎樣養成的呢?小艾媽媽分享了一些經驗。


她也會參考別人推薦的書單,在網上買書,把書買回來後,她先浏覽一遍,按照自己喜歡的程度,分類擺放,自己最喜歡的書就放在客廳的小書架上,覺得一般的書就放在大書架的下層,不太喜歡的書就放在大書架的上層。


但是,媽媽是不是喜歡不代表孩子是不是喜歡,有些書哪怕被放在了最上層,小艾也是看一眼就喜歡,看了幾十遍甚至能背下來。


“給孩子足夠的選擇書籍的權利,孩子喜愛的書才是好書,而不是我們大人喜歡的書才是好書。”小艾媽媽說。


同時在爲小艾選擇童書的時候,她也會做一些配置。“在我們家,讀略有難度的書大概占到3成,讀相對輕松的書占到7成。挑戰成功也是我們人類獲取快樂的源泉之一。”


最近小艾在讀《地球上最孤單的動物》,講43種瀕危動物,這是一本中文書,沒有拼音,只有文字。小艾剛看到這本書的時候,見到裏面密密麻麻的小字,說太難了,不想讀。爲了鼓勵她,小艾媽媽先把這本書讀完,然後指給小艾看書裏的渡渡鳥,小艾很喜歡渡渡鳥,一看到渡渡鳥,就産生了興趣,把這段對一年級的孩子來說還有難度的文字,磕磕巴巴讀了下來,讀完之後很開心地對媽媽說:“我也可以讀沒有拼音的書了!以後你給我買書,不用買帶拼音的了!”


“在心有余力的前提下,我們可以給孩子一些踮踮腳尖也能夠著的書,讓他們在內心驚呼一下,哇,原來我也可以!”小艾媽媽說。


麻省理工大學數學教授恽之玮說,小時候每個周末都有半天時間,在逛書店,常州大大小小的書店,都逛遍了。父母從來不管自己讀什麽書,只要是他看中的書,他們都會幫他買。他在省常中讀書的時候,幾乎都在准備奧賽,給文科的時間很少很少,考試後文科成績卻也排在全班前三,想來也受益于,父母給了足夠的自主選擇課外書的空間吧!


張璐把兒子念中小學時讀的課外書拍了一張照片,發在小區閑魚群裏,很快就有其他業主來“認領”。張璐就把書整理好,放到小區南大門門衛,讓需要的人自己來拿。


除了她,小區其他業主也會免費送書給需要的人。“我們也都是爲了‘斷舍離’。我看其他小區也有這樣的群。”張璐說。一個圖書流轉、分享的平台,就這樣形成了。


“希望以後我們的‘家庭讀書會’有更多的孩子加入。”裴蕾說,將來會約上四五個孩子,相互分享,孩子們會更願意交流、表達。


4月21日,讀書節的前兩天,2020年常州秋白讀書節啓動暨常州廣播電視台《悅讀中吳》專欄開播儀式上,兩位志願者在秋白書院與小朋友們分享宮西達也的繪本《你看起來好像很好吃》,他們拿著醒目的恐龍玩偶,繪聲繪色地跟孩子們講起了這個與恐龍有關的故事;現場,常州市全民閱讀辦向全市公開招募100位“書香常州公益閱讀領讀人”。


現在圖書分享會,常州各家書店都有。以書式生活爲例,2019年共舉辦了400多場讀書分享活動,6000多人次參與。


無論是書店還是公益組織牽頭,還是讀者自發成立的讀書社群,正越來越多的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,成爲我們閱讀、社交的一部分。


在新北區西夏墅鎮東南村農家書屋裏,一位村民在書架上尋找著,很快他就找到了想要的書:《輕松學養球根花卉》。東南村的農家書屋是2014年成立的,裏面有數千本藏書,在這裏,村民們既能找到農科書籍,也能讀到曆史哲學,孩子們也可以在這裏找到喜歡的繪本。


通過線上分享平台,村民們不但能學到書本知識,還能學習怎樣推廣農産品,怎樣將自有住宅納入特色民宿體系,爲自己創造更好的生活。


現在在常州鄉間,經常能看到這樣的農家書屋。據統計,僅武進區目前就有258家村(社區)圖書室。


4月21日,常州地铁”书香常州“主题专列惊艳亮相。这辆地铁上有6节车厢被打造成了一座有着浓郁常州风情的”数字图书馆“,乘客只要扫描车厢内任何书籍旁边二维码,无须加载APP即可直接收听,这里除了有历史文化、商业财经、时尚生活等各类有声书上万册,还能了解常州本地新聞資訊,听常州本地名人故事,了解常州地方美食……


今年5月,位于文化廣場的常州市圖書館新館將落成開放!新館設有1200個閱覽席位、藏書100萬冊,20個數據庫、超30TB數字資源可供讀者免費下載使用,預計年接待量超過300萬。


從社區到農家,從線下到線上,從家庭讀書會到名家分享會……越來越多的讀書社群、平台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,讓我們一起沈醉在這個書香四溢的幸福常州。  


Tag標簽:
责编:  编辑:
小青楼版权与免責聲明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小青楼"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小青楼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小青楼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小青楼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※ 联系方式:小青楼 电话:0519-86636892
圖吧
   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