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青楼

  • 一鍵登錄: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文章
  • 帖子
  • 文章
  • 日志
  • 相冊
  • 用戶
小青楼 首頁 新聞频道 新周快訊 查看內容

“要做到最優!”——兩位常州工匠的故事

2020-5-9 13:04

摘要: 宋军民是个对技术着迷的人。儿时在溧阳农村,一位老人躺在水田的船上看机器。他忽地坐了起来,“不对,有东西!”他从机器的响声里听出了异样。果然,大家停了机器,从里面摸出一条鱼来。“太了不起了!”宋军民佩服 ...

宋軍民是個對技術著迷的人。兒時在溧陽農村,一位老人躺在水田的船上看機器。他忽地坐了起來,“不對,有東西!”他從機器的響聲裏聽出了異樣。果然,大家停了機器,從裏面摸出一條魚來。“太了不起了!”宋軍民佩服得不得了,“他是廠裏的退休工人,原來是八級鉗工,太厲害了!”


兒時的這一幕在宋軍民腦海裏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,並且影響了他日後的職業生涯。


在前不久公布的第二屆江蘇大工匠名單中,宋軍民在列。他培養的學生宋彪是中國獲得世界技能大賽阿爾伯特大獎的第一人。


很多人向他請教比賽取勝的秘訣,宋軍民的回答很簡單:打好基礎。曾在技校學習鉗工出身的他,至今仍然十分看重锉、鋸等傳統操作手法,把它們看作萬種其他技能的基礎。


成就一名大賽冠軍,也並不是宋軍民的最終目標。他把這次比賽的經曆和心得整理成冊,轉化爲教材,設置了專業,不僅推廣到了有關班級,還被國家有關部門推廣至全國,讓更多的職校學生受益。


本次新周關注的另一位主人公,是楊余明。


他從中專畢業進入企業工作,僅僅兩年後,便以自己的刻苦鑽研和用心操作,解決了一個技術難題,創造了奇迹。


在之後的職業生涯中,楊余明總是開拓向前,將一個個在別人看來不能完成的難題一一破解,成就了“數控教頭”的美名。


兩位“工匠”都曾在中專就讀,對技術有著相同的著迷。雖然工作在不同領域,但一直都專注于創新,追求著精湛,都以高超的技藝贏得了社會的尊敬,推動了相關領域的進步。


不僅如此,他們都未曾束縛于“獨家秘笈”,而是把先進的經驗、高超的技術、多年的心得,悉數傳授給他人。讓更多人受益,讓後來者更強,這是他們相同的目標,更是傳承工匠精神的寫照,也是工匠精神的應有之義。


常州是制造名城,更是技能人才搖籃。這裏湧現出了鄧建軍、張忠、張永潔、喬森、劉雲清等在全國具有知名度的標杆典型。至2018年末,常州市擁有高技能人才32.23萬人,每萬名勞動者中,高技能人才1143人,連續5年位居全省第一。截止2019年,常州評選出了20位“龍城工匠”,推選獲評“中國質量工匠”2名、“江蘇大工匠”3名,工匠數量在全省居首位。


他們技藝超群、勇于創新,實踐和傳承著工匠精神,爲常州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。


但是,不得不說的是,我國目前高素質專業技術人才仍然不足。有調查顯示:我國技能勞動者僅占就業人員的20%,高技能人才只占技能勞動者的25%,且大部分集中于傳統制造業。社會對職教文憑的歧視現象仍然存在。常州作爲工業基礎深厚的制造名城,湧現和儲備了大批高素質人才,但要實現從“常州制造”到“常州智造”的跨越,仍需更好地發揚工匠精神。


在“五·一”國際勞動節來臨之際,我們采訪了兩位主人公,他們的故事生動诠釋了“工匠”二字的內涵,也無疑有著啓發他人的標本意義。


宋軍民(左),江蘇省常州技師學院智能裝備學院院長,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,第二屆“江蘇大工匠”獲得者。

宋軍民一直記得一件事。有一回,他騎車去上班,途中到一家修車攤躲雨。旁邊一輛三輪車上堆滿了舊書。宋軍民隨手一翻,原來是一位上海的老工人離開常州時賣的“破爛”。宋軍民挑了幾本機械方面的,上面還印著毛主席語錄。之後,宋軍民幫小販付了修車錢,讓他把那幾本書送給自己。“白白扔掉多可惜。”宋軍民說,“我就是個愛好機械、喜歡畫畫圖的人。”


1988年,宋軍民從溧陽農村考取了常州的一所中專。他母親是教師,如果考師範可以享受照顧政策,但宋軍民還是選了中專的機械專業。那一年,他們全校升學考取了五六個人,成績最好的去了中專,之後是師範,最後是省常中和普通高中。


幾年後,應母親要求,宋軍民考入了天津職業技術師範學院。畢業後,宋軍民來到常州技師學院擔任教師。


他一直保持著對技術的興趣。剛工作沒幾年,機械設計領域出現了電腦制圖

技術,比手工制圖方便、快捷許多。宋軍民很想學習,卻苦于沒有電腦,學校電腦偏偏又鎖在機房裏。宋軍民忍耐不住對新技術的渴望,竟翻窗進去,打開了當年還在使用DOS系統的電腦……如今,他擔任了智能裝備學院院長,宋軍民依然在不停地學習。“我正在學測量。如今檢測技術的發展,給設計、制圖和加工工藝都帶來了新變化,我應該跟上去。”


爲了追蹤技術發展的前沿信息,他還考取了德國FESTO公司氣動、液壓自動控制技術的操作資格證書。之後,又拿到了機電一體化控制技術培訓講師資格證書。那一年,中國只有5人取得該證書。這不僅意味著宋軍民有了培訓發證的簽字權,而且有資格拿到世界範圍內最新的技術資料,“後面這點才是我最看重的。”宋軍民說。


作爲一名職業院校教師,宋軍民並不滿足于日常教學的完成,在課余,他還完成了學校液壓氣動實訓工作站、綜合加工工作站、模具制作工作站等一體化教學工作站的創建,多次獲得了教學改革創新一、二等獎。


技術之外,宋軍民對理論和科研看得很重。後來從事比賽培訓時,宋軍民總提醒教練,“一旦學生的訓練遇到了瓶頸,就是需要停下來學一學理論的時候。”而他自己,也在不斷學習,先後取得了本科學曆和工程碩士學位。他還在中文核心期刊發表論文,主編了《模具鉗工操作技能訓練》、《液壓傳動與氣動技術》等十多本國家規劃教材,其中《液壓傳動與氣動技術》被教育部定爲國家“十一五”、“十二五”職業教育規劃教材”。


有人問他有什麽絕活,宋軍民答:“可能沒有,要說有的話,唯一的就是把學生教好。”對于職業院校學生而言,參加專業技能比賽,是他們提升技術、實現發展的重要舞台。從開始工作起,宋軍民便帶著學生參加各類比賽,取得了不俗的成績。2017年,學生宋彪更是勇奪第44屆世界技能大賽工業機械裝調項目冠軍,還拿下了最高獎阿爾伯特·維達大獎,成爲了中國獲此殊榮的第一人。


實際上,帶學生訓練是個苦差事。比賽集訓往往要利用寒暑假,周末也要加班加點。宋軍民的兒子對父親經常不在家習以爲常。後來兒子到國外上了大學,宋軍民頗有些思念,兒子調侃他:“你去工作嘛,工作了就不想了。”


技能大賽從市賽、省賽,到國賽、世賽,整個賽期時間長、壓力大,對教練和選手都是極大的考驗。許多時候,宋軍民不僅要在技術上給予指導,更重要的是爲選手做心理輔導。而且這些輔導往往是在學生在宿舍休息時“臥談”進行的。


常常有人向宋軍民討教比賽的訣竅,宋軍民總說:踏踏實實,打好基礎。在加工技術發達的今天,宋軍民仍然強調傳統操作的重要性。“有的老師覺得有了高精尖設備,可以不用锉了、鋸了,實際上不對。”宋軍民說,“這些操作是基本功,培養學生的協調性和手感,雖不是現代的加工手段,卻是一種訓練手段。”在訓練宋彪的過程中,有一個環節需要不停翻找各種型號的螺絲,頗爲耗時。宋軍民把螺絲倒了一地,“這得找到什麽時候?!”之後,他帶著宋彪,訓練通過手摸螺絲的觸感來確定螺絲尺寸和型號的方法。


這種打好基礎的方法,也用到了後期的世界技能大賽中。“我們剛拿到技術文件時,許多直譯過來的名詞搞不懂。後來我們逐項梳理,尤其是把涉及到的技術要點弄懂。這就是打好了基礎,後面不管是什麽題目,就能從容應對了。”


他的另一個經驗,是最後階段的個性化訓練。“每位選手的敏感點、薄弱點在哪裏,訓練手段各有不同。”在宋彪比賽時,宋軍民根據他保持專注更易發揮的特點,幾乎“屏蔽”了所有外界幹擾,不引起他的任何情緒波動,最終贏得了比賽。“好的師傅,不是教出一樣的水平,而是把不同的人教出不一樣的成功。”宋軍民說。


宋軍民沒有止步于宋彪的成功,他很快將整個比賽的曆程、課題、方法進行整理和轉化,並推廣到了工業裝調的班級裏。


他還按照人社部要求,根據比賽項目主持開發了新專業,制定了人才培養方案、課程標准等。培養更多的學生,這才是宋軍民的目標。


從事職業教育這麽多年,宋軍民有個遺憾:培養的學生到了企業之後,總是有這樣那樣的欠缺,學校教育與企業需求之間仍有距離。這幾年,宋軍民跑了不少企業,了解他們的崗位需求和技術手段,而且在學校采用了企業的標准零部件、在企業開發培訓設備,盡可能推動學校與企業接軌。“我一直希望,培養的學生能得到企業的認可,這是我們職業教育的情懷。”


楊余明(左),中車戚墅堰機車車輛工藝研究所精密加工車間主任,“全國技術能手”、第二屆“江蘇工匠”。

54歲的楊余明被稱爲中車戚墅堰所的“數控總教頭”。其實,他的傳奇從22歲便開始了。  

  
1988年,所裏要對一台裝置的核心部件偏心振動軸進行加工,領導找到了年輕的楊余明。2年前,他從常州鐵路機械學校畢業,是當年3名校級優秀畢業生之一。在戚墅堰所頭兩年,楊余明一方面繼續學習理論,另一方面,跟著師傅勤于實踐,打下了技能操作的基礎。


加工偏心振動軸難度很大。1米長的偏心振動軸,有6檔尺寸,每檔尺寸之間以圓弧連接,且精度都要達5級,不管是手摸還是肉眼觀察,都不能出現接痕,否則容易引起裂紋。在歐洲,這類零件要靠數控磨床加工,而當時的戚墅堰所,只有一台已服役10多年的老式外圓磨床。


楊余明反複琢磨,花了大量時間練習。“那時我住單身宿舍,晚上也沒事,就不停地去試驗、操作。”楊余明說。一兩個月後,楊余明終于攻克了難題,硬是用普通磨床加工出了偏心振動軸,創造了一個奇迹。


1992年,新的難題來了。所裏從德國引進了一台大型加工中心,用來提高加工精度和效率。這套設備價值400多萬元,不僅操控方法與普通車床大有不同,而且設備說明書還是全英文的,廠方派來了技術員,但只會講德語。領導把這個難題交給了楊余明。


先得拿下說明書。楊余明每天下班都帶著它,還有從單位科技圖書館借來的幾本英文詞典,然後一頁頁逐項翻譯,電路圖、液壓圖、機械圖……他都要一一弄懂。花了一年多時間,楊余明不僅弄明白了那本上百頁的說明書,也掌握了那套先進的機器。


新機器大大提高了加工質量和效率,所裏很快又引進了幾台,進廠調試的還是上次的外國技術員。楊余明主動提出,“要不讓我來試試?”老外搖搖頭,他不相信才幾年時間,楊余明能達到相應的調試水准,只是讓楊余明在旁邊協助。調試了幾台之後,老外發現楊余明操作娴熟,便試著讓他自己調試。到了後面幾台,這名外國技術員已經完全放心,可以抽空在旁邊喝杯咖啡了。  


幾年後,楊余明在北京的一次國際展會上再次碰到了這位老外,對方已是一家設備公司的中國區調試維修主管。“怎麽樣,到我這裏來吧,薪水高,還有國外進修機會。”不過楊余明熱愛自己的這份工作,他拒絕了對方,在戚墅堰所幹了幾十年。


這些年楊余明獲得了很多榮譽,還擔任了精密加工車間主任。盡管如此,楊余明仍然是天天泡在一線。“這是我的興趣,也是我的工作。”


目前,戚墅堰所的業務分爲工程機械、齒輪傳動、汽車零部件、高鐵、柴油機等五大板塊,這些不同板塊中的數控加工方面的拔尖人才,幾乎都是從楊余明手裏出去的。


“1992年,我是一個人、一台機器;到了2018年,我們有800多人,600台機器。”楊余明說,“我們培養了一批人、帶動了一批人。”楊余明的徒弟中,有的人某項操作技能已經超過了師傅,楊余明很欣慰。“如果徒弟永遠沒有師傅強,企業怎麽能做得長久?社會又怎麽能進步呢?”


一輩更比一輩強,這是楊余明的傳承之道,也是老一輩留給他的傳統。“所裏原來有一個老師傅,80多歲了,我們去家裏看望他,”楊余明回憶說,“老人家說,‘小楊啊,你現在名氣比我大,說明你水平更高成績更大,我很高興啊!我們就是要一代比一代更厲害!’。”


這種傳承伴隨的是楊余明的嚴格要求。數控調試員蔣友強是楊余明的徒弟之一,在他眼中,師傅的字典裏,沒有“差不多”這樣的詞彙,永遠是“精益求精”。“每次指導我們,師傅總是毫無保留,但又十分嚴格。”


楊余明知道自己的脾氣,“我這個人學機械出身嘛,不善言辭,跟徒弟話也不多。”師徒期間,楊余明很少和大家開玩笑,見面總是問:今天的質量怎麽樣?效率完成了嗎?今年要考技師了,准備好了嗎?楊余明常對徒弟和培訓的員工們常說的另一句話是:“僅僅合格是不行的,要做到最優。”


他自己也是這麽做的。2013年,國家准備組建一支代表隊,赴美參加首屆數控技能大賽。幾經篩選,當時的南車集團選定了來自株洲、山東的多位優秀選手,並確定由楊余明擔任領隊。其他隊員都是80後90後,而楊余明當年已年近五旬。


大家到美國費城時,距離比賽只剩兩天時間。除了倒時差,隊員們還要做賽前准備。這次比賽的産品是滑雪板零件。要在7小時內完成3個品種6個零件的加工,還要組裝到位。


讓大家吃驚的是,比賽的加工設備竟然全是美國操作系統,而不是國際上通用的日本和歐洲系統,連尺寸都是用英寸標注,稍不注意就會有偏差。隊員們只好連夜研究操作系統特點,調整分工與戰術。在克服重重困難之後,楊余明帶著隊伍,最終拿下了大賽金獎。靠著精湛的技術,他成就了又一個傳奇。
    


Tag標簽:
责编:  编辑:
小青楼版权与免責聲明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小青楼"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小青楼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小青楼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小青楼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※ 联系方式:小青楼 电话:0519-86636892
圖吧
   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