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青楼

  • 一鍵登錄: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文章
  • 帖子
  • 文章
  • 日志
  • 相冊
  • 用戶
小青楼 首頁 新聞频道 新周快訊 查看內容

近园:沧桑历尽 旧貌新颜

2020-5-9 13:10

摘要: “光緒丙申秋七月十一日,早間赴恽孟樂處,至花園一遊,布置不俗。中堆石山,乃南田老人與石谷子手筆,不過粗方石,其安置有似倪高士畫意。”这是晚清时任常州知府有泰日记里的一段。翻译成白话就是:1896年8月19日 ...

“光緒丙申秋七月十一日,早間赴恽孟樂處,至花園一遊,布置不俗。中堆石山,乃南田老人與石谷子手筆,不過粗方石,其安置有似倪高士畫意。”


這是晚清時任常州知府有泰日記裏的一段。翻譯成白話就是:1896年8月19日,上午去恽毓嘉家的花園遊覽,布置不俗。園中堆的石山,是清初名畫家恽南田和王石谷的手筆,雖然材料是普通的方型黃石,但堆疊安置得頗似倪雲林山水畫的意境。


有泰的這段日記看似簡單,但很重要——現在的人,一提到江南古典園林,多是說蘇州、揚州的園林,但是根據清末人的筆記,以及中國現代建築學先驅、《江南園林志》作者童寯的調查,蘇州、揚州的園林,在太平天國占領江南時期損失殆盡,今天那些名聞遐迩的名園,基本都是此後重建的。常州在太平天國時期,名園受損也很嚴重,很多與蘇州、揚州的一樣夷爲平地,但從有泰日記的記載可以看出,近園很幸運地未受波及。


時至今日,經過300余年的曆史風雲,近園是非常罕見、保存基本完好的明末清初園林,對研究中國古典園林藝術具有非常重要的標本意義。因此,近園成爲常州目前唯一一座被列爲全國重點文保單位的古典園林,有常州現存“名園之首”的美稱。


4月27日,經過一年多的修繕保護,近園重新向遊人開放。市文物保護管理中心副主任徐昕介紹,由于年久失修,近園內多處建築出現屋面滲漏、木結構槽朽嚴重等問題,存在較大安全隱患。2014年起,常州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先後組織開展近園勘察測繪、修繕設計方案編制等前期准備工作,並于2018年8月正式啓動修繕工程。


五一期間,嚴格按照“不改變文物原狀”以及最小幹預原則修繕保護的近園,迎來了衆多遊客。近園背後有哪些故事?它的價值與意義在哪裏?本期讓我們走近近園,數數這座園林跨越300余年光陰的年輪。



故事:不一樣的滄桑


郭子儀是唐朝名將,《新唐書》記載,他不僅自己官高位顯,且“八子七婿,皆貴顯朝廷”。皇帝賜給他一個汾陽王府,興建的時候,郭子儀閑來無事,拄著手杖到工地上去監工,吩咐一個正在幹活的工匠說,牆基一定要築得堅固。工匠回答說:“王爺放心,我家祖孫三代給人蓋房,不知蓋了多少府第,可是只見過房屋換主人,還未見過哪棟房屋倒塌了的。”郭子儀默默無言走了。


每一座名園大宅的背後,都有著一個或數個大家族的興衰故事。因爲中國古典宅園的建築以磚木爲主,很容易在曆史動蕩中被人爲破壞和自然風雨中被傾蝕朽圯,中國幾千年的曆史中,能夠延續幾百年以上的建築今天都已經很少,“還未見過哪棟房屋倒塌了”,只是個人所能見證的時間太短而已。


從這個意義上說,近園能夠延續300多年,可以說是傳奇。它的故事,也有一種不一樣的滄桑感。


據薛煥炳《常州名園錄》考證,近園曆史上還曾有過恽園、東園、靜園、丁園、複園等名稱。近園起初系明萬曆三十二年(1604)進士、陝西布政使恽厥初的宅園,東園西宅,占地面積約15畝。明清鼎革後,因爲恽氏子孫誓不入朝做官,家道日漸衰落。康熙六年,恽厥初的曾孫恽安宗將恽氏宅園東邊的園林部分,典給邑人楊兆魯。楊兆魯順治九年(1652)年進士,後官至福建延平道按察司副使。據《毗陵恽氏家乘》載,毗陵恽氏祖先爲西漢大臣、司馬遷的外孫楊恽,因爲楊恽得罪被殺,其子爲避難,以父名爲姓。因此恽安宗認爲,恽楊是一家,將園典給楊兆魯,不算是典給外人。


楊兆魯購得恽園後,又得龍城書院後數畝荒地,經過5年時間營構而成近園,意謂“近乎是園”。鹹豐年間,近園歸于常州丁嘉葆,同治年間,近園被福建鹽運使、本邑缙紳劉雲樵所得。光緒十一年(1885),恽氏後裔恽彥琦得知劉氏有意轉讓此園,以6萬銀圓從劉家購得,改名複園,意味恽家“失而複得”。光緒末年,曾任翰林院編修、福建延平知府的恽彥琦嗣子恽毓嘉卸任歸裏,忙亂複園爲靜園,取“歸隱林泉以自靜”之意。


恽子康1947年生于恽氏老宅的花廳,他的爺爺恽毓善排行老三,是老大恽毓嘉的弟弟。恽子康回憶說,恽氏老宅叫懷永堂,是有六進的大宅院(注:這在過去是很豪華的宅院,官員的宅院很少超過五進,例如魯迅家就是五進),加上藏書樓,大概有百來間房子,但多租給外人居住,真正恽家的人住得不多,只有少數女眷和小孩。“恽家成年的男人,大多在外面闖事業,像我父親大學畢業後,一直在銀行做事,上海啊、長沙啊,去過很多地方,所以我哥哥他們都出生在上海,真正出生在恽氏老宅,現在健在的只有我一個了。”


解放前夕恽子康父親失業,回到常州。1949年4月23日常州解放,他父親早晨推開門一看,國民黨軍已不知去向,長生巷密密麻麻地睡滿了解放軍戰士。“解放軍紀律很嚴,絕對不打擾老百姓,我父親看了就很感動,趕緊出去請他們到房間裏休息。”


恽子康說,解放後靜園做過很多機關的辦公用房,恽氏老宅則成了宿舍樓,很多機關幹部,像勞動局長、教育局長甚至市委書記都在裏面住過。恽子康小時候經常到靜園去玩,在局前街小學上學時,恽子康總是從學校九間樓後面翻牆,經過靜園回家。恽子康記得,靜園時期,恽家把西野草堂改名爲“臥雲草堂”,寓意是(恽)南田公在天之靈,可以安心臥看恽家“懷永堂”後昆興旺發達之意,容膝居則改名“息耕山館”。


再後來,因爲越來越講階級成分,恽家後人因爲成分不好,反而不便去靜園玩了。那裏做了長生巷招待所,後來又被常州賓館占用,改回近園的名稱,接待過許多重要的賓客。


恽子康說,恽家人在常州的不少,在外面的更多。近些年,每年都會有在外地的恽家後人回常州尋根問祖,到近園參觀留念。



風采:明末清初造園藝術標本


英國啓蒙哲學家弗朗西斯·培根說,“文明人類,先建美宅,稍遲營園,園藝較建築更勝一籌。”童寯認爲,這句話很好地說明,如果建築是爲了生活,那麽園林就是爲了藝術地生活。


作爲東方園林藝術的代表,江南園林集中體現了中國傳統文人的趣味,它在有限的空間裏,通過築山、理水、建築、植物、書畫的巧妙組合,營造出無限幽遠的藝術韻味,形成“城市山林”的第二自然。


近園南北長80米,東西寬64米,面積比不上北方皇家園林的廣闊,即使比拙政園、留園這些江南園林也小巧很多,但園林的藝術價值,不在于面積,而在于其造園藝術。比如,蘇州環秀山莊面積只有近園的一半,因爲其獨特的疊石藝術,成爲全國重點文保單位並入選世界文化遺産。


市文保中心副主任徐昕介紹說,近園體現了明末清初造園藝術的理念,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。雖然面積不大,但站在西野草堂前,較大比例的平地與前面的池水,給人疏朗、開闊之感,池中的假山以黃石堆疊,線條粗犷、樸拙,有一種自然的野趣,這些與清朝乾嘉以後,造園藝術趨于工巧,每一個細部都顯出人工雕琢的精致,藝術趣味上有很大的不同。在總體風格豪放灑脫的同時,近園的細部設計其實都很具匠心,比如,假山最高處在東邊,大的黃石堆疊出峭拔、高峻的山峰,下臨深池,池水對面岸邊虛舟旁,也有一叢小假山石,一般人可能不在意,但專業的人知道,這種看似不經意的布置,是爲了給人一種兩峰夾峙之感。


園林大師陳從周曾贊歎常州近園:“映水一山,崖道、洞壑、磴台,楚楚有致。”陳從周還認爲,常州籍疊山藝術大師戈裕良應該是從近園得到過很多靈感和啓發。


但是,普通遊客可能看慣了清朝中後期的造園風格,不太懂怎麽欣賞近園這種風格的美。蘇州科技大學城市規劃專業的大學生在近園寫生,她對記者說,感覺近園的假山很難畫,近園也不如蘇州園林的客人多。


在近園修繕保護過程中,市文保中心修繕科的陳磊幾乎每天都要跑工地。他說,近園築山、理水、建築、植物、書畫都有自己的特色,這次修繕嚴格尊循文物保護“原材料、原形制、原工藝、原做法”的原則,最大限度地保持近園已有的面貌。但在過去幾百年中,因爲幾易主人,新主人可能對建築做了些改動,有些地方與楊兆魯《近園記》的記載已有些不同,但如果沒有確切的文獻依據,此次修繕中都近量保持其原來的樣子。比如,《近園記》中西野草堂是“三楹”,現在則是五開間,應該是後來的主人改的。這在古典園林中,是很常見的現象,部分建築會有所改變,但近園總體的格局,和重要的景觀,基本仍爲原貌。


恽子康說,這次修繕是他記憶中第三次修繕。上世紀60年代,曾經因爲圍牆腐朽欲倒,做過一次加固,把原來線條比較直的圍牆變成有定弧度的。還有一次是文革中,把西邊的秋爽軒拆了,把涵碧亭,改成了秋水亭。


近園內,目前最古老的植物是一株約150年的桧柏,其實園內有些不起眼的植物,樹齡也不短,比如東邊橋旁的一株小葉黃楊,也很有年頭了。根據有泰日記,靜園的牡丹花很有名,陳磊說,恽家很喜歡荷花,現在天香閣下的池塘裏,還有幾個種荷花的大缸,可見近園的植物也很不錯,可惜現在看不到了。近園內有五條“石凳”,那是以前恽氏老宅的照壁底座,仔細看會發現,“石凳”側面刻著精美的花紋,線條簡練流暢,是典型的明代風格,這應當是園中最古老的物件,只是大多數遊人不會知道它的來曆。


近園東邊牆上,有37塊碑刻,是常州現存保存最多、最完整的碑刻。園林的主人,多爲藝術品位很高的文人,因此很忌諱園中景觀單調乏味,圍牆是最單調的背景,因此要麽以格窗裝飾,體現變化,更雅一點的,就是用碑刻,既是一種裝飾,也是文學和書法藝術的體現。


精神:一個城市的文化雅集


童寯在《論園》裏說,江南園林的建造者都是畫家,園中的每一個角落,從不同的方向看都像是一幅畫。西方園林的建造者則像數學家,有著嚴格的對稱關系。這使江南的園林富于藝術的趣味,西方園林則更近一種科學的精神。因爲追求藝術的美感,江南園林從來都不是爲了生活而建造的,它崎岖蜿蜒的遊廊,高低不平的假山,不適合兒童遊戲奔跑,這也是它區別于現代公園的地方。


近園內的亭台樓閣、遊廊曲徑、小橋流水,典型地體現了江南園林這種藝術品位。鑒池北岸的西野草堂,是主人文宴茶聚之所,其它假山登高、亭閣觀風、賞花漫步、垂綸小憩,都只爲遊目抒懷,馳騁藝術的遐想,激發創作的靈感,而不是羁絆于生活中的瑣事。


近園被稱爲常州現存“名園之首”,另一個重要的原因,是曆史上它是常州文人雅集的場所,成爲這座城市文化精英聚會、交流,展現常州文化精神風貌的勝地。薛煥炳《常州名園錄》,記錄了近園的幾次雅集。


近園最知名的一次雅集,當然是楊兆魯《近園記》中所寫的:園成之際,邀來江南才俊王石谷、笪重光、恽南田等共聚近園,王石谷作《近園圖》,笪重光爲畫題跋,楊兆魯自爲記,恽南田書,一時傳爲佳話。據《王石谷年譜》記載,康熙十一年(1672)秋的這次雅集,王石谷與友人“連床夜話四十余日”。阮元稱這次聚會“名流相遇,浃髓快心”,這種文人雅集,雖是幾百年後,讀之仍令人向往。


這年秋天,王石谷與恽南田再次相聚近園,在秋水亭同觀米芾《雲山圖》大幀,南田畫跋。十月三日,在近園剪燈(夜話),仿倪雲林畫,贈予笪重光。


晚清時,近園還留下了一段“九老雅集”的記錄。光緒十七年(1891)早春二月,邑中文士盛康、朱儀訓、史致訓、史致谟、恽鴻儀、劉曾撰、劉铎、錢子明、恽彥琦九人在靜園(近園)雅集,並合影留念,時稱《長生九老圖》。盛康在照片上題跋:“光緒辛卯春二月,恽君辛農招飲于靜園,賓主凡九人,年皆在六七十以上。觥籌交錯,盡醉極歡,回憶先後,服官中外,宦轍分馳,今皆退歸林下。須發皓然,神明不衰,此生正未易得。佥議訪香山九老例,用泰西法攝影圖之……”


曾在常州府中學堂(現省常中)就讀的曆史學家錢穆說,文獻之邦,文(文籍資料)重要,獻(賢人名士)更重要。近園曾經的輝煌,不僅在園林之勝,更是因爲彼時常州科舉鼎盛,名士輩出,才有了那些讓今人慨歎懷想的風流雅集,爲這座城市留下讓人回味的文化場景。


1996年,近園還舉辦過一場當代文化雅集。單士元、張開濟、周幹峙、鄭孝燮、羅哲文、謝辰生等國內文物研究和保護、城市規劃方面的著名學者群聚西野草堂,探討古代建築文物的保護與研究,在國內業界也引起很大反響。


此次近園修繕保護,得到相關專家的高度肯定。蘇州園林博物館館長薛志堅稱贊這是“傳承江南園林文化的一件盛事”。“近園經曆了幾易其主的嬗變,能保存下來非常不容易。這次修繕將園子的風貌完整地保留了下來,比較到位。”省文物專家庫資深專家劉延華建議,結合周邊提升打造,使之成爲旅遊重要節點。


據介紹,以近園重新開放爲支點,下一步,我市將積極探索常州古典園林品牌的整體宣傳推廣,帶動十子街文化片區的整體曆史氛圍營造,並加強與未園、約園、紅梅公園、東坡公園等相關園林,以及青果巷、前後北岸等曆史文化街區的銜接,實現保護傳承、合理利用與惠及民生的有機統一,進一步提升城市文化旅遊的影響力和競爭力。



Tag標簽:
责编:  编辑:
小青楼版权与免責聲明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小青楼"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小青楼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小青楼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小青楼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※ 联系方式:小青楼 电话:0519-86636892
圖吧
    返回頂部